再见!白田路上的红叶李
ʱ䣺 2019-08-12

  在过去的很多年里,我跟很多人一样,想当然地以为,沿着白田路两边延伸开去的好看的树,就是著名的樱花树。

  中间有一阵子,武汉和扬州的樱花,忽然名声大作。我们倒不以为然。我们总跟外地的朋友说,看樱花不用跑那么远,我们大宝应就有啊!美死啦!

  大约是20多年前吧,那时候我刚刚从乡镇来到宝应县城,那时候的城郊以东,几乎还是大片的田地。

  有一天很多年没见的两位女同学,忽然从乡下跑上来看我,初见时的兴奋劲一过去,三个人特别尴尬地坐着,想不出还有什么话好说。

  一路上她们笑呵呵地问我关于宝应城的这个那个,我基本都是张口结舌支支吾吾不知所以,她们便开心的笑,安慰我说,没事的,就是随便问问。

  就是这一条由南往北的大路,我不知道叫什么名字,坐在车后面的女同学告诉我说,白田路呀!

  那时候人的想法多单纯啊!我知道她俩一个在学校里就已经处对象了,另一个呢,好像也已经订婚了,这叫名花有主了,还来找我,到底什么意思撒!

  直到后来的校庆聚会,我才知道,原来当时已经订婚的那位正在犹豫呢,那天忽然发神经,央求那位女同学陪她一起大老远地跑去看我。

  可惜我的表现很让她们失望,搞不懂我为什么要带她们,满大街的溜达,感觉是急着要打发她们离开似的。

  这么多年里,我们从白田路上走过来走过去,没有变的好像只是白田路的名字和两边的花树。

  年年灿烂,岁岁来去。眼望着一幢一幢楼起来了,一间一间店铺开张了,路上的行人和车辆也一年一年地开始拥堵。

  而无论人群和市声,怎么喧嚣怎么沸腾,满树的樱花,总是安静从容地开着,落着,不离不弃,不为所动。

  我们临时借来几辆小三轮,装上满满当当七零八落的物件,顶着午时热烈的大太阳,吭哧吭哧骑上白田路,由北往南去。

  半路上被一块横在路中央的石头硌了一下,颠起来,落下来,车上的几个包裹翻滚到路上,散了一地。

  跟在后面的弟弟赶上来,停车下来搭把手,拾掇好了码结实了,弟弟提议要不先歇会,抽根烟再走。

  见我没搭腔,他又说,哥,不要难过,有我们呢!以后肯定会更好的,我还指着要跟你沾光呐。

  踩灭了烟头,我们继续往前骑了,一阵一阵的风吹过来,我看到三三两两的白色的花瓣,绕着花树悠然地飘舞,旋转,仿佛不肯落下。

  几年前,有一次跟朋友们聊天,忽然有人说起白田路上的樱花,当即有人纠正了:

  其实这些年里,县城的很多路都在反复地修整,有时候看上去就像在做游戏,变换着摆放设置,那些护栏啊路障啊行车线啊。香港六资料

  我们也搞不懂,既然路两边的空间,都早已经固定死了,为什么就不能一次性规划建设调整到位?

  好在,不管它们是叫樱花树,还是真的叫红叶李,重要的是它们曾经守在那儿这么多年,看着我们风里来雨里去,为生活奔走,享受着收获。

  本文系千叶树(ID:byqianyeshu)出品,宝应生活网经授权发布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